武松,你有什么可吹嘘的?


更新时间:2019-02-25

其二,打虎武松不过如斯!武松事迹真的是大都出于私利吗?也不尽然,至少不都是,夜走蜈蚣岭刀劈飞天蜈蚣,这飞天蜈蚣强逼民女定是巨恶无疑,死在武松刀下自是大快人心。下面要重点说下孟州道上快乐林,好多人说武二吃人嘴软,只因受了施恩些许恩惠便不禁辩白强行上演令人不齿的黑吃黑,这种说法多少有点有失偏颇,首先施先生为读者描述了当时两种社会状况,一为庙堂之高,二为江湖之远,庙堂之高有其不堪,豺狼当道权臣误国是其表相。江湖之远有其凶险,月黑风高杀人无形是其常态,其时民不聊生,在当时的朝廷官府的猖獗压迫之下,不少良民变成了强贼,占山为盗黑店谋财都统称为“好汉”,逼上梁山失身为贼是被当时社会某些人所接受,也就是说大家彼此盘盘道,原来都是“道”上混的,所以武松十字坡与张青夫妇结为挚交,晁盖等七星,王英等强人被宋江引为知己就不难阐明了,因为不管黑白,大家都是江湖中人,比较之下,只谋财不害命的施恩还是干净一些的,所以当层层盘剥百姓收取保护费的施恩有求于武松时,武松就不因为施恩是黑社会而拒绝他,他帮助施恩不是因为那几顿好饭,而完全是出于路见不平的义气,由于蒋门神的确是强取豪夺了施恩的产业。那些简略的认为武松因为受些小恩小惠几顿酒饭就青红不辨皂白不分大打出手的读者请想,如果武二当真贪食好饮,那蒋门神先得遇武松同样请武松吃酒,求他抢夺原本属于施恩的快活林,武松能不能允许?必定不能,因为那才是强盗举动。到后面的飞云浦是自卫还击,但鸳鸯楼上确实杀孽太重是其无奈抹去的污点,所以施先生后来才让武松断去一臂以消此孽。

这里简单一一说明一下:其一,打虎武松不过如此!虎就是虎它绝对不是猫狗肥豕,之前有人列举过数据,显示成年虎体重多少许,一爪之力重有多少何,兼之奔扑迅捷亦非常人能比,可见才干毙猛虎的人,其速度力量技巧胆识定然无一不顶尖。有人说好多人能打虎,这里只以梁山为例,水浒寨中身具打虎之力不外寥寥几人,除去武二,仅有倒拔垂杨柳的花跟尚与力扛千斤闸的九尾龟可能一试,但二人速度未必见长,而速度够确切实有一大堆,如林冲燕青时迁等等,但力量又不占优了,所以武松集肉盾,敏捷,物理侵害于一身,打虎绝非偶然。

谈起中国古典小说,就不能不说四大名著,而说起四大名著就不得不提及《水浒传》。同样说起武侠就不要只说金古温黄梁,《水浒传》就被誉为武侠小说之萌芽,而说水浒听水浒看水浒就不得不说一说这个颇具争议的人物---武松。

武松其人据说历史确有原型,相传武松当年为民除害打逝世贪官,后被捕入狱不堪折磨屈去世狱中,到了水浒传中,经过作者加工修饰精雕细琢,行者形象于是跃然纸上,武松业绩也堪称妇孺皆知,下至孩童,上至妪叟,贩夫走卒社会精英简直无人不知,能够说,施先生对自己笔下的武二郎极为偏爱,凡波及武松从不吝惜笔墨力求为读者树立其正面形象,不期数百时光,桑田桑田,对武松的否定之音于今时今日不绝于耳,恐怕这也是施公始料未及。总结一下,习惯否认武松的读者大抵持有以下观点:1、打虎普遍。也就是说在当时老虎几乎就是战五渣,打个虎宰个豹啊更是家常便饭,随便个张三李四就能拳毙猛虎,所以武松也没啥可吹嘘的。2、私大于公。说武松生平事迹多是出于私利而非为大义。3、战绩平常。最常见的说法就是鲜有与一流高手对战的实例。